法治網首頁>>
以案釋法>>
規范民間借貸秩序 保護群眾合法權益
發布時間:2022-02-28 15:57 星期一
來源:法治日報

□ 法治日報全媒體記者 徐鵬

近年來,青海省海東市民間借貸糾紛案件數量呈上升趨勢,2019年以來,海東市兩級法院共受理一審民間借貸糾紛案件5999件,審結5474件,占民事案件總數14.18 %。據介紹,此類案件存在借貸形式不規范、民營企業涉足民間借貸現象突出、“高利貸”案件時有發生、刑事民事案件交叉問題較突出、網絡平臺借貸等新類型案件苗頭初現等情況。

針對這些情況,海東法院秉承“保護民生和產權、服務經濟和發展”的司法理念,積極順應民間借貸司法領域的新變化、新規定,結合社會多元化融資需求,充分發揮司法裁判的評價和指引功能,為民間融資市場的健康運行提供優質高效的司法服務和保障。本期選取該法院審理的幾起民間借貸典型案例,通過以案釋法,提醒廣大民眾借貸有風險,要注意保護自己的財產安全。

三方借貸訴請還款

僅憑借條證據不足

2019年7月,馬甲向馬乙借款9萬元,并出具借條。由于第三人馬丙此前尚欠馬乙10萬元,經協商,由馬丙將10萬元直接轉給馬甲,并口頭約定兩個月還款期限。欠款到期后,馬甲拒不還款,馬乙經多次索要無果,遂將馬甲訴至法院。

法院認為,馬乙提供的證據僅能證明借貸雙方間存在借條,而該借條系孤證,無法證明馬甲有向馬乙借款的意愿、雙方存在借款合意以及被告已收到款項等事實,且被告對此不予認可,故不能確認雙方當事人間存在借貸合同關系,馬乙應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后果,遂依法駁回馬乙的訴訟請求。

海東市中級人民法院民一庭庭長王新育介紹,本案當事人馬乙的敗訴說明當前民間借貸主體的法律意識依然比較淡薄,交易法律手續不完備,借貸行為隱秘性強,容易引起法律糾紛。實踐中,出借人提起訴訟往往僅依據借據等債權憑證或者僅依據金融機構轉賬憑證作為證明借貸關系已經發生的證據,如借款人抗辯已償還借款,或抗辯轉賬系償還雙方之前借款或其他債務,此時就可能出現證明責任的承擔問題,而不能僅僅依據借據、收據、欠條等,簡單地認定借貸關系已經發生以及已經發生的借貸關系的內容。

王新育提醒,當事人應當樹立證據意識,重視證據的保全,盡可能地與借款人簽訂書面的借款協議,保存銀行的轉賬憑證,轉賬后要求借款人出具收據。若出借人在訴訟中僅能提供借款協議或者借條,也不意味著必然會敗訴,此時出借人應積極搜集并提供其他證明借貸關系成立的證據,如相關的證人證言、電子轉賬憑證等,以避免在遇到糾紛時出現舉證不能的情形。

戀愛期間轉賬百萬

實為借款分手返還

晁某與岳某系男女朋友關系。戀愛期間,晁某通過銀行轉賬、支付寶、微信、刷卡等方式向岳某支付款項高達112萬元。此后,岳某也陸續支付了晁某部分款項,剩余45萬元未支付。

雙方發生矛盾分手后,晁某多次到岳某家中索要余款,岳某最終出具了借條,但稱其與晁某是男女朋友關系,雙方轉賬往來屬于戀愛期間的贈與,并無借款意圖。晁某為此訴至法院,要求岳某償還借款45萬元及利息。

法院經審理認為,本案中晁某提交的證據與其陳述能相互印證,借條能證實被告借款的事實。岳某辯稱借條是在晁某威脅下出具的,但并未提供充分的證據證明,且其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應當知曉書寫案涉借條的法律后果。此外,雙方是否系男女朋友關系,并不影響正常的借貸關系的成立,故不予采納岳某的抗辯理由,認定雙方之間存在借貸關系,遂依法判決岳某償還晁某借款45萬元。

王新育介紹,戀愛期間出于表達感情的需要,容易發生雙方無償贈與、共同支出、資金借貸等難以區分的情況,是否構成借貸關系,應結合日常生活經驗,從給付目的、借貸合意等方面綜合判斷。小額給付大多屬于一般性贈與,在戀愛關系終止時,贈與方不能主張返還。但對于大額的金錢贈與,當事人往往以結婚為目的支付,可視為一種附解除條件的贈與行為,當雙方無法締結婚姻關系時,贈與方的贈與目的無法實現,故被贈與方構成不當得利,應予以返還。此外,一方給予另一方現金,如給付之時雙方明確存在借貸合意,或分手之后,雙方按照借貸關系予以結算,則構成借貸合同關系,應按借貸合同關系處理。

借款預先扣除利息

本金認定應按實付

祝某與蘇某是朋友關系,2018年2月14日,蘇某因資金周轉困難向祝某借款50萬元,約定利息為8.5萬元。當日,祝某通過青海農村商業銀行實際向蘇某轉賬41.5萬元,8.5萬元被作為利息直接扣減。蘇某向祝某出具借款50萬元的借條一張,載明借款期限自2018年2月14日至5月13日。

借款期限屆滿后,蘇某并未按期償還借款,祝某于2021年8月訴至法院,要求蘇某償還剩余借款33萬元及利息4.9638萬元,合計37.9638萬元,并承擔本案訴訟費用。

法院查明,蘇某已陸續向祝某償還借款18萬元,按照實際支付借款本金數額,尚余23.5萬元未償還。在審理過程中,經法官主持調解,達成蘇某償還祝某人民幣23.5萬元,并自愿承擔利息3.5萬元,合計27萬元,于約定到期日按時償還本金及利息的調解協議。

王新育表示,這種預先從本金中扣除借款利息的行為也就是通常所說的“砍頭息”?!翱愁^息”在民間借貸中大量存在,但我國法律法規對此是嚴禁的。本案中,雙方約定的借款金額為50萬元,但祝某卻預先扣除了8.5萬元作為利息,實際支付借款本金41.5元,故根據上述規定,本案借款本金應認定為41.5萬元。

明知違法提供借款

賭債不受法律保護

豆某、吉某系同一鄉鎮不同村的村民,豆某在村里開了一家小賣部。2021年1月6日,豆某向法院訴請吉某償還借款10.8萬元。

庭審中,豆某提交借條及照片一張,擬證明吉某在其小賣部向其借款的事實。借條內容載明:“今借豆某人民幣6.3萬元整,2018年10月30日還清。若按時不還,違約按每天100元計?!蓖瑫r該借條載明:“2018年10月17日再次借款,合計借款10.6萬元整,放貸款時一次性還款。10月26日又借了0.2萬元,以上共計10.8萬元整。借款人:吉某,借款日:2018年10月6日”。借條上有吉某的簽名捺印。

法院查明,吉某曾涉嫌一起賭博案件,根據一審法院刑事判決書及二審法院刑事裁定書可認定豆某向吉某出借賭資10.8萬元的事實。

法院經審理認為,本案從豆某、吉某的關系、借款金額、借款資金交付時間等因素分析,均不符合社會常理及交易習慣,且豆某明知吉某借款用于賭博,仍多次為吉某提供資金。豆某雖出示照片欲證明出具借據當日即2018年10月6日交付現金,但經審查該原始儲存的照片時間顯示為2018年11月4日,與其所述不符。同時,借條載明時間和內容均條理不清,時間倒置。在吉某對資金交付提出異議的情況下,豆某未能提供其他有效證據證明雙方之間合法借貸關系的成立,最后,法院依法駁回豆某的訴訟請求。

王新育表示,根據法律規定,賭債不受法律保護。出借人在明知或應知其出借的款項將被用于賭資、毒資、嫖資等違法犯罪活動,仍然出借,該出借行為實則是一種違法或犯罪的幫助行為,必定會受到法律的否定性評價?,F實生活中,甚至出現了專門以出借賭資為業的職業放貸人,他們往往以高額利息出借本金,待本息收繳出現困難便采取暴力方式進行催收。對此,兩高兩部印發的《關于辦理非法放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明確了對非法放貸犯罪行為入刑的界定范圍,同時刑法修正案(十一)將催收非法債務罪作為專門罪名單獨入刑。

民法典相關規定

第六百七十條 借款的利息不得預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預先在本金中扣除的,應當按照實際借款數額返還借款并計算利息。

第六百七十六條 借款人未按照約定的期限返還借款的,應當按照約定或者國家有關規定支付逾期利息。

第六百七十七條 借款人提前返還借款的,除當事人另有約定外,應當按照實際借款的期間計算利息。

第六百八十條 借款合同對支付利息沒有約定的,視為沒有利息。

借款合同對支付利息約定不明確,當事人不能達成補充協議的,按照當地或者當事人的交易方式、交易習慣、市場利率等因素確定利息;自然人之間借款的,視為沒有利息。

關于辦理非法放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相關規定

一、違反國家規定,未經監管部門批準,或者超越經營范圍,以營利為目的,經常性地向社會不特定對象發放貸款,擾亂金融市場秩序,情節嚴重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四)項的規定,以非法經營罪定罪處罰。

老胡點評

民間借貸靈活快捷、手續簡便,對急需資金支持的人能夠起到及時解除燃眉之急的良好作用。然而,在現實生活中,由于民間借貸存在交易隱蔽、風險不易監控等問題,導致糾紛多發、頻發,有些民間借貸行為甚至還觸犯刑法、構成犯罪。

為了揚長避短、趨利避害、促進民間借貸健康發展,借貸雙方首先應當了解并遵守民間借貸的相關法律規定,尤其是民法典中對民間借貸的強制性規定,不搞“砍頭息”,不從事“高利貸”,同時,借款人還應當慎重了解借款的用途,堅決杜絕將借款用于違法犯罪的行為。

同時,借貸雙方應當依法簽訂借款協議,明確雙方權利義務。依據法律規定,借款協議需要載明借貸雙方的姓名、借款種類、幣種、數額、時間、期限、用途、利率、還款方式、保證人和違約責任等條款并簽字畫押。同時,借款協議從名稱到內容還應當合法、規范、明確。唯其如此,才能消除隱患,不給糾紛留下空隙。

借款存在風險,人人皆需謹慎。借貸雙方只有以誠信為本,民間借貸才能行穩致遠,減少糾紛。

責任編輯:金燕
国产性色惰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