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網首頁>>
黃河保護有法可依時代即將到來 代表熱議
黃河大保護大治理究竟該怎么抓
發布時間:2022-03-15 16:10 星期二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網

□ 法治日報全媒體記者 文麗娟

今年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工作報告顯示,根據年度立法工作計劃,2022年預安排審議40件法律案,其中包括制定黃河保護法。

這個消息對于全國人大代表、中國科學院西北生態環境資源研究院研究員王濤來說,雖在意料之中,但聽到后仍然“很激動、很受鼓舞”。從事沙漠環境和沙漠化過程及其防治研究近40年,王濤始終關注“風沙入黃、水沙不平衡”現象,并于2019年3月提交《關于提請將“黃河保護法”納入國家立法規劃的建議》。

2021年12月20日,黃河保護法草案首次提請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三十二次會議審議。這是繼長江保護法后,我國立法保護“母親河”的又一座豐碑,在黃河治理歷史上意義重大而深遠。

在今年的全國人大會議上,部分代表繼續為“共同抓好大保護、協同推進大治理”談思路、明舉措,推動加大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環境綜合治理力度,促進流域生態環境質量持續改善。

法治思維方式推進黃河保護治理

黃河發源于青藏高原巴顏喀拉山北麓,呈“幾”字形流經青海、四川、甘肅、寧夏、內蒙古、山西、陜西、河南、山東9省區,全長約5464公里,是我國第二長河。

黃河寧,天下平。推進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必須依靠制度、依靠法治。

2021年10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規劃綱要》,將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上升到重大國家戰略的高度。

2021年12月20日,黃河保護法草案首次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審議。草案嚴格落實“重在保護、要在治理”要求,圍繞生態保護與修復、水資源節約集約利用、水沙調控與防洪安全、黃河文化保護傳承弘揚等規定相應制度措施。

今年,全國人大常委會還將繼續審議黃河保護法草案,黃河流域有法可依的時代或將到來。

“以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推進黃河保護治理,意義重大?!蓖鯘战邮堋斗ㄖ稳請蟆酚浾卟稍L時說。曾經,他在黃河兩岸進行沙漠環境和沙漠化研究時,常常聽到當地老百姓哀嘆“黃河治不好了”;如今,他想告訴他們——法治清流注入黃河后,黃河流域高質量發展未來可期。

加快黃河流域新型基礎設施建設

同樣對未來充滿信心的還有全國人大代表、陜西師范大學西北歷史環境與經濟社會發展研究院副院長方蘭。從事黃河流域水資源管理研究數十年的她,對于如何“共同抓好大保護、協同推進大治理”有更深、更遠的思考。

在她看來,水、能源和糧食作為維持社會穩定發展的生存資源,存在相互關聯、相互依存、相互制約的紐帶關系,任意基于單一資源的戰略都將產生嚴重的不可預期的后果。

“黃河流域水資源總量占全國水資源總量的2.6%,但該流域的煤炭、石油、天然氣等占全國能源總量的50%以上,糧食產量占全國糧食總產量的1/3以上,非常有限的水資源卻支撐了我國的能源安全和糧食安全,經濟發展與生態保護‘爭水’現象十分突出?!狈教m說。

如何加強黃河流域“水-能源-糧食”紐帶關系協同發展?她從多個維度提出建議:

首先,要提高黃河流域“水-能源-糧食”紐帶系統自然災害抵御能力。增加對該系統應對自然災害的科研投入,全面剖析黃河流域地區自然災害的致災因子、孕災環境和承災功能。針對該流域水旱災害頻發問題,盡可能利用黃河干支流水利樞紐功能,實現黃河流域水沙平衡,加快引水補水工程建設,提高水沙調控效率。加快黃河流域新型基礎設施建設,不斷完善面向主要產業鏈的人工智能平臺等建設,做好沿黃城市的“東數西算”數字樞紐建設。

其次,要增強黃河流域“水-能源-糧食”紐帶系統生態承載能力。通過提高國土綠化程度、加強生態廊道建設,增加森林覆蓋率;積極探索該流域生態產品價值實現機制等舉措,增強環境自愈能力,提升整體效益。

“環境風險預警與防控能力也要增強,保障黃河流域地區糧食安全、能源水資源安全以及‘水-能源-糧食’紐帶協同安全?!狈教m說,要加快建立黃河流域地區城市群、都市圈“水-能源-糧食”紐帶協同安全網絡,推動政府運用跨區域政策共同應對安全風險預警、“水-能源-糧食”資源管理、產業空間分布等,為化解人與自然矛盾、緩解“水-能源-糧食”紐帶系統潛在風險提供新范式。

此外,她在調研中還發現,黃河流域“水-能源-糧食”紐帶系統的綜合生產能力和市場競爭能力不能忽視。建議實施農業節水和工業節能并舉,提升現代工農業發展水平,打造廣泛聯結、緊密互動、深度融合的現代化產業鏈條。

建立上下游橫向生態補償機制

在提及“增強黃河流域‘水-能源-糧食’紐帶系統生態承載能力”這一舉措時,方蘭再三指出“探索生態產品價值實現機制”的重要性和迫切性。

“希望實現黃河流域公共產品價值的市場化。比如三北防護林及眾多生態公益林,它們屬于公共生態產品,而這些產品是守護祖國的生態屏障,只有建立長效機制,發揮激勵效應,才能把這一片綠變得更加從容、更加長久?!狈教m說。

她認為,生態產品價值實現機制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通過這種機制將綠水青山變成金山銀山,為當地居民提供更多的經濟激勵,推動他們更好地保護綠水青山?!斑@是黃河流域目前在生態產品價值實現機制方面可能需要做的一些突破,可以選取部分單位進行試點?!?/p>

方蘭的這些想法與王濤不謀而合。在接受記者采訪時,王濤反復強調一個概念——生態補償?!吧嫌蔚貐^只要保證流域出界斷面水質達標或改善,下游地區就應該對上游地區進行補償,因為上游地區做了相應的生態建設工程,比如封山育林、水源涵養等工作,是有付出的;反之,上游地區應該給下游地區補償?!?/p>

據了解,甘肅省按照“試點先行、分步推進”原則,于2017年至2018年開展了“渭河干流定西-天水段”流域生態補償試點;又于2020年建立了為期3年的黑河石羊河流域生態補償試點,支持省內3市7縣區開展上下游橫向生態保護補償工作。在省際方面,2021年,甘肅省與四川省簽訂《黃河流域(四川—甘肅段)橫向生態補償協議》。

在王濤看來,甘肅省采取的這些舉措,可以發揮以點帶面的示范作用,為進一步落實地方水污染防治責任、改善流域水環境質量、持續推進全省流域生態補償工作積累了經驗。但仍然存在一些問題和困境,比如缺乏統一補償標準;缺乏約束性要求;缺乏資金支持;多元化、市場化生態補償進展緩慢等。

因此,他建議從國家層面完善黃河流域橫向生態補償工作頂層設計,健全政策和法規支撐體系,出臺流域上下游橫向生態補償的約束性法律法規,明確下游受益地區向上游補償的義務和責任,完善工作考核獎懲機制,加強對多元化、市場化生態補償的規范和指導。

此外要暢通資金渠道,由中央財政設立流域上下游橫向生態補償專項資金,用于開展生態補償試點工作。與此同時,統籌省級資金引導,撬動社會資本參與,實現生態補償機制的核心目標。

“要把黃河流域作為一個整體來對待,而不是只考慮各自家門口的利益,這樣才能實現系統治理、源頭治理,扎實推進黃河流域高質量發展,讓黃河成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蓖鯘f。

責任編輯:張美欣
国产性色惰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