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網首頁>>
加強知識產權保護推動高質量發展
訪中國科學院大學知識產權學院教授馬一德代表
發布時間:2022-03-17 19:10 星期四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網

□ 法治日報全媒體記者 蒲曉磊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多次強調“推動高質量發展”,并明確指出要“堅持創新驅動發展,推動高質量發展”。

“保護知識產權就是保護創新。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就是推動高質量發展?!比珖舜蟠?、中國科學院大學知識產權學院教授馬一德近日接受《法治日報》記者采訪時說。

馬一德認為,全面加強面向高質量發展的知識產權保護,要面向科技自立自強,深入實施知識產權強國戰略;引導企業加強基礎研究,促進科技創新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協同國家治理和全球治理,不斷提高我國在參與知識產權全球治理過程中的能力。

推進司法保護與行政保護集約化改革

構建新發展格局最本質的特征是實現高水平的科技自立自強。高水平的科技自立自強,需要高質量的知識產權保護。

當前,我國知識產權保護在國內面臨兩大較為突出的結構性矛盾:低附加值產品不斷增強的模仿和制造能力與知識產權意識水平不相稱之間的矛盾;高附加值產業不斷提高的創新能力與知識產權保護水平不匹配之間的矛盾。

為此,馬一德建議,深入實施知識產權強國戰略,全面提升知識產權保護水平。以產權保護為核心,推進司法保護與行政保護的集約化改革,并推動形成國家、市場和社會多層次參與、多元共治的協同保護格局。

“繼續推動完善知識產權保護體系,必須以民法典和產權制度理論為底層邏輯和根本遵循?!瘪R一德說。

同時,推進司法保護與行政保護的集約化改革,一方面要求司法保護專門化,即把普通法院管轄的案件提取出來交給特定法院管轄,以提升專業審判的效率和質量,促進法律適用的統一和公正;還要推動司法一體化,即實現訴訟管轄的同一性和知識產權審判組織的橫向集中、縱向統一,統一司法裁判的法律適用標準。另一方面要求推動行政保護從簡單管控向現代治理的轉變,面向知識產權創造、運用、保護、管理和服務的全方位提供支撐,以全面提升知識產權保護的質量和效能。

此外,還要推動形成國家力量、市場力量與社會力量協同保護的大格局,加強知識產權公共關系與公共服務體系建設,實現創新市場要素自由流動、價格反應靈活和資源配置到位。

促進科技創新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

構建新發展格局的關鍵在于經濟循環的暢通無阻。近年來,經濟全球化遭遇逆流,國際經濟循環格局發生深度調整,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創新鏈發生局部斷裂,直接影響到我國國內經濟循環。

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實施基礎研究十年規劃,加強長期穩定支持”。馬一德認為,引導企業加強基礎研究,促進科技創新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是強化科技創新和產業鏈供應鏈韌性的基本功。知識產權是科技成果向現實生產力轉化的關鍵環節??萍嫉纳虡I化、產業化,本質上是知識產權的商業化、產業化??萍忌虡I化、產業化的過程,實際上就是使科技成為商品或資本的過程。這一過程,必然伴隨著科技所引起的利益關系或社會關系的調整,這種利益關系或社會關系的調整,必然引起科技產權的權利歸屬、權利內容、權利利用等方面的變動。這種變動,就是知識產權的變動和利用。

“知識產權保護本質上是經濟問題,也是產業問題。保護知識產權,就是要全力保障重要產業、基礎設施、戰略資源等關鍵經濟領域的安全可控,為強化經濟安全和產業鏈供應鏈韌性提供強大的底層支持?!瘪R一德說。

馬一德指出,全面加強知識產權保護,應當根據產業基礎、產業鏈、供應鏈、創新鏈的需要合理分配保護資源,不搞“一刀切”和“平均主義”,要將最優質的保護資源向高技術產業和產業鏈供應鏈傾斜。同時,對于電子通信、生物制藥等知識產權密集型產業的市場競爭,也要謹防濫用知識產權限制、排除競爭等現象的發生,充分利用知識產權制度內在的利益平衡機制,加強反壟斷執法,以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尋求創新活動中各方利益的最佳平衡點,不斷完善公平、自由、開放、透明的市場競爭機制。

加速實現與全球治理國際規則對接

當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加速演進,國際環境錯綜復雜,世界經濟陷入低迷期,逆全球化、單邊主義、保護主義思潮暗流涌動。知識產權因全球化而生,為全球化而興。在經濟全球化的今天,各國、各地區之間的經濟發展互相依存,高度融合,知識產權問題早已經不再局限于某一國家或某一地區,而是成為具有強大國際影響力的世界性問題。

馬一德指出,全球化中的知識產權競爭以及知識產權的全球化競爭變幻難測,新格局新態勢新焦點逐漸形成。

一方面,以知識產權為核心要素的全球經濟、貿易、科技和衛生競爭日趨激化,以知識產權為誘因和平衡工具的貿易摩擦難解難分。知識產權進一步被作為建立“邊境上”和“邊境后”壁壘的主要工具而重塑著全球經濟貿易科技合作格局,造成了全球范圍內的連鎖反應,影響了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創新鏈的穩定和安全,增加了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創新鏈的成本和風險。

另一方面,知識產權國際保護和知識產權全球治理在不斷沖突中面臨著新一輪調整。近年來,歐美國家的“長臂管轄”及禁訴令制度,越來越成為國家間和企業間爭奪司法管轄權的競爭工具。一些國家還通過法律域外管轄推行單邊保護主義,試圖在全球構筑一個對自身更為有利的知識產權保護規則,給世界帶來了更多的風險和不確定性,加劇了知識產權國際保護的“安全赤字”和“信任赤字”。

馬一德認為,全面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就要協同國家治理和全球治理。在加速推進知識產權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同時,提出和構建中國知識產權觀和知識產權全球治理中國觀,進一步使之“嵌入”現行世界秩序,抓住全球治理的歷史機遇,構建以全球治理為核心的對外政策,加速實現對外政策與全球治理的國際規則的對接和融合,不斷調整在全球治理中的角色,不斷提高我國在參與知識產權全球治理過程中的規則制定、議程設置、輿論宣傳和統籌協調等方面的能力,同各國一道在參與治理過程的實踐活動中建構起能夠有效應對全球挑戰的命運共同體。

責任編輯:張美欣
国产性色惰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