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網首頁>>
仍有三萬余人過著避難生活
福島核電站事故賠償拖延至今令人憤怒
發布時間:2022-03-18 21:59 星期五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網

圖為東京電力福島第一核電站核事故災民在法院外要求日本政府和東電賠償。 CFP供圖

□ 法治日報駐日本記者 冀勇

日本福島第一核電站事故被認定為人類歷史上最嚴重的核泄漏事件之一,給當地民眾生命健康和財產造成難以估量的損害。事故發生11年后的今天,核泄漏受災民眾對日本政府和東京電力公司(以下簡稱“東電”)的三十余起賠償訴訟仍在繼續。近日,日本最高法院對3起集體訴訟作出判決,首次確定東電對災民應承擔賠償責任。

最高法院作出判決

3月2日,日本最高法院駁回東電上訴,責令東電向因福島第一核電站核泄漏事故受災的約3600名原告,支付約14億日元(約合人民幣7630萬元)賠償。該判決是迄今12000多名事故災民發起的30多起同類集體訴訟中,第一例確定東電賠償責任的最高法院判決。

據日本媒體報道,3起集體訴訟分別為福島縣和鄰縣受災者向福島地方法院提起的訴訟、前往千葉縣避難的福島災民提起的訴訟、群馬縣避難者提起的訴訟。其中,福島訴訟要求賠償10.1億日元,千葉訴訟要求賠償1.2億日元,群馬縣訴訟要求賠償2.7億日元。3起集體訴訟中,最早的始于2013年3月。

日本高等法院此前判決認為,核電站事故使被告的生活基礎喪失或發生巨大變化,長期避難生活也給個人精神造成損傷,東電需要對此作出賠償。此次,最高法院認可了該判決。

作為事故發生后11年來,第一起確定東電賠償責任的最高法院判決,將對其余30多起同類訴訟起到參考作用。

無獨有偶,繼2日的判決后,日本最高法院7日又在另外3起同類集體訴訟中駁回東電上訴,責令向約580名原告賠償約11億日元(約合人民幣5995萬元)。

據報道,這3起集體訴訟分別是事故后接到政府避難指示的福島縣南相馬市小高區居民向東京地方法院提起的訴訟、避難指示區域外的福島市等地居民向福島地方法院提起的訴訟、南相馬市等地居民向福島地方法院磐城支部提起的訴訟。

上述3起集體訴訟中,日本最高法院判決的賠償金均高于日本政府賠償標準。原告律師野村吉太郎在記者會上對判決結果表示,在3月11日(東日本大地震紀念日)前,最高法院駁回東電上訴,是向東電發出“停止爭論,承擔責任”的信息。

賠償標準成為焦點

目前,包括日本最高法院作出判決的6起集體訴訟在內,圍繞福島第一核電站事故受災民眾賠償的30余起訴訟中,東電和日本政府的賠償責任、政府指針確定的賠償標準是否合理,是法庭審理的主要爭論點。

首先,關于東電的賠償標準,主要是基于日本政府“原子能損害賠償紛爭審查會”2013年修訂的確定賠償范圍的指針,以及東電基于指針確定的賠償標準,由災民向東電提出賠償請求,經東電審核后確定賠償金額。這種賠償方式把賠償項目和金額的主動權交給了東電,導致賠償金額普遍大幅低于災民實際遭受的損失,成為賠償訴訟中爭論最多的一個問題。此次日本最高法院判決的東電賠償金額均高于東電的賠償標準,從司法上承認了賠償標準不符合實際受損害情況的現狀。判決不僅將對其他同類訴訟產生影響,還可能起到督促日本政府修改賠償指針的作用。

其次,關于日本政府的“連帶”賠償責任。在多起訴訟中原告方均主張,鑒于日本政府地震調查研究推進本部2002年公布的地震預測“長期評估”等資料,政府和東電完全可能預見事故,采取加高防波堤和為核反應堆建筑采取防水等措施,但政府卻沒有加以改善,導致事故發生。既然民眾把核電監管責任委托于政府原子力規制委員會,政府理應對事故承擔“連帶”責任。在日本最高法院作出判決的6起集體訴訟中,對政府賠償責任的判定并不一致。下一步,法庭將在聽取國家和民眾主張基礎上,預計在今年夏季作出最終決定,并對日本政府和東電負擔賠償款的比例作出劃分。

最后,關于東電對政府避難指示區域外主動避難災民的賠償責任問題,東電基于日本政府“原子能損害賠償紛爭審查會”規定的賠償范圍,逃避損害賠償和精神賠償責任。此次最高法院判決支持原告主張,認定東電負有賠償責任。盡管日本最高法院沒有給出詳細判決理由,但作出二審的仙臺高等法院判決認為,原告在事故中遭受了核輻射引發的強烈恐懼等巨大精神痛苦,即使政府沒有作出避難指示,也可以認定損害,要求東電向每人支付30萬日元賠償金。

東電應該真誠謝罪

針對日本最高法院第一次作出東電承擔賠償責任的判決,大阪市立大學教授除本理史在共同社發表評論說,“東電應該以確定賠償責任為契機,真誠謝罪”。

《福島民報》發表評論說,東日本大地震和福島第一核電站事故已經過去整整11年,現在仍有33000多人在(福島)縣內外過著避難生活。災民與當地和家族的紐帶因事故被迫切斷,賠償問題至今不能獲得解決,這一現狀讓災民感到憤怒。希望日本最高法院能夠站在救濟災民的立場,對國家的責任盡快作出判決。

東電福島第一核電站事故作為人類歷史上最嚴重的核泄漏事故之一,其影響和危害巨大而深遠,圍繞事故賠償、東電領導層責任認定以及核電站善后處理還存在很多問題。

2月,日本檢方以業務過失致死傷罪強制起訴福島第一核電站事故時分別擔任東電高官的勝俁恒久(81歲、東電前會長)、武黑一郎(75歲、東電前副社長)和武藤榮(71歲、東電前副社長)的案件,在東京高等法院開庭審理。預計法院將在下次庭審中作出判決。2019年的一審中,檢方以三人在明知大型海嘯可能引發核電廠事故情況下卻疏于應對以致釀成巨大核泄漏災難,使鄰近核電廠的雙葉醫院與養老院共44人在疏散時死亡為由,要求對三名被告判處業務過失致死傷罪,求刑5年。

法庭審理外,核電站善后處理存在的問題更多。東電預計核電站廢棄作業要在40年后完工,其間面臨核燃料棒移除、熔毀核燃料回收和受輻射污染物處理等大量問題。日本政府原本計劃把核電站內部和周邊受核輻射污染的土壤、建筑垃圾運到福島縣外處理,但因為各地反對,計劃實際陷于停滯。在核廢水處理上,日本政府更是不顧福島縣當地民眾和國際社會強烈反對,執意排入海洋,遺禍全人類。

福島第一核電站事故善后處理曠日持久,風險越積越多,日本政府和東電應采取積極負責任態度,盡可能彌補損失,避免污染繼續擴大,重拾日本民眾和國際社會信任。

責任編輯:張美欣
国产性色惰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