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網首頁>>
傳統文化有存量 變量和增量之分
發布時間:2022-03-18 22:07 星期五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網

□ 郝鐵川

從投身于20世紀80年代傳統文化大討論到如今,筆者一直在思考傳統文化的變與不變問題。最近讀了清華大學心理學系教授彭凱平采用心理學研究方法分析傳統文化的一些文章,深切感到,傳統文化既是一個相對穩定的存量,因而表現為一種類型,但同時又是一個并不絕對穩定的變量,即傳統文化的一些內容會隨著時代的發展自我消失。最后,傳統文化的一些內容經過我們的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又成為一個增量。

第一,傳統文化是一個相對穩定的存量。例如,中國人強調整體思維,更容易看到整體、看到全局、看到一片森林、看到所有的關聯性和變化性;西方人強調分析思維,容易看到一棵棵的樹,看到每棵樹的獨特個性、與眾不同的特點,甚至可以看到它的排他性。

迄今為止,中西方思維方式的差別還未改變,呈現一種文化的存量。彭教授列舉了他親身經歷的一個例子來說明(詳見于彭教授在《解放日報》2022年2月18日發表的《中國人與西方人的思維有什么不同》一文)。1991年,就讀于美國愛荷華大學的一位中國留學生開槍射殺了5人,然后飲彈自盡。此事在美國社會引起了極大震動。彭教授恰恰認識這位來自北京的留學生,這名留學生當年談戀愛時還追求過自己太太同宿舍的一位室友。彭教授當時非常感慨地對自己的太太說,要是這兩個人戀愛成功了,也許這名留學生就不會走到這一步。第二天,彭教授也向他的美國同事表達了這一觀點,但沒想到同事們一致認為,真為你太太的室友高興,如果這兩個人結婚了,那么被殺的很可能就是她。為何會有這種不同看法?后來經過思索,彭教授得出的結論是:中國人從社會整體來看,認為環境、身邊的人包括愛人和孩子,可以改變一個人的行為??擅绹藙t習慣從個體分析出發,認為改變不了,無論這名留學生和誰結婚,無論他有沒有孩子,他都會殺人,這是他的天性決定的。后來彭教授還作了問卷調查,向中國學生和美國學生提出了一些反事實推理的問題。比如,這名留學生要是結了婚,他殺人的概率有多大;如果他在中國,他殺人的概率會是多少;如果他有孩子,他殺人的概率又有多大。結果彭教授發現,中國人普遍認為,如果他結了婚,他大概率不會殺人,因為太太會管著他;如果他有孩子,他不會殺人,因為孩子會感化他。所以,中國人很擅長從環境因素中找原因,找到對問題的解釋。但是,美國人不一樣。美國學生回答這類問題時,答案幾乎是相同的——如果他在中國,他也會殺人;如果他有孩子,他會殺孩子;如果他有太太,他會殺太太。他們完全只講個人的原因,而不會從其他方面找原因。而且,中西方這種差異從12歲開始越來越明顯。也就是說,12歲以下的孩子,大多是以個人歸因為主,文化差異并不明顯。而隨著年齡越來越大,中西方文化差異逐漸明顯。所以,彭教授認為在思維方面的文化差異,大約是十二三歲形成的。

這個研究表明,不同文化有不同的邏輯思維,我們通過學習可以掌握不同文化的邏輯思維方式,以便更好地適應全球化的發展。還比如,在處理事務時,如果你認為人的行為大多是受環境影響的,那么你的著重點就是改變環境和條件;如果你認為人的行為大多是由個人決定的,那么你的著重點就要去改變個人。

第二,傳統文化是一個變化不居的變量。100多年前,美國傳教士阿瑟·史密斯來到中國,在中國生活了很長時間。他根據自己對中國人的日常行為、生活習性、價值觀念的觀察和體驗,寫了一本書叫《中國人的性格》。其中提出了中國人的26個特點,包括保全面子、節儉持家、勤勞刻苦、講究禮貌、漠視時間、漠視精確、易于誤解、拐彎抹角、順而不從、思緒含混、不緊不慢、輕視外族,等等。

但彭教授近來運用現代的科學方法去驗證,結果發現,只有5個特點是現代中國人依然保持的,其他的已不存在。比如,史密斯說中國人是節儉持家的民族,那么今天我們中國人是不是真的節儉持家呢?彭教授研究發現,沒有錢的時候中國人是節儉持家的,但是有錢了以后,中國人其實也是挺會消費的。彭教授還通過現代心理學的研究,推翻了過去對中國人的很多刻板印象。比如,過去學界多認為中國人擅長演繹思維,西方人擅長歸納思維,這是中國和西方思維方式的差異。但事實上,這個印象被彭教授的文化心理學研究證明是錯誤的,中國人同樣善于歸納思維。還比如,過去總說中國人是謹小慎微的,但仔細分析就會發現,今日中國人亦非如此,在經濟領域中,中國人非常富有冒險精神。想想看,爭先恐后的股民、熱火朝天的投資者、激情澎湃的創業者,各行各業大量的弄潮兒“手把紅旗旗不濕”,成為中國人富有冒險精神的力證。因此,彭教授提醒人們,我們的思想不應該停留在個別案例、陳舊結論上。事實上,今天的中國人已經變了,已經不再是過去刻板、膽小怕事的農業社會的人了。

第三,傳統文化是一個不斷被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的增量。這一點,筆者在商務印書館出版的《中華法系研究(增訂版)》和發表在《東方法學》2022年第一期上的《論中華法系創造性轉化》中作了實證研究。例如,中國古代從“和為貴”“無訟”理念出發,對社會糾紛偏重采用調解的方式解決,今天則被創造性轉化為人民調解制度,創造性地發展為ADR制度(即替代性糾紛解決機制);中國古代從“仁至義盡”理念出發,規定了斬監候、絞監候制度,今天被創造性地轉化為死刑緩期執行制度。

所以,我們必須辯證地分析傳統文化,不鄙視它,因為它已成為我們的基因;不迷信它,因為它可能明天隨著社會生產、生活方式的變化就消失了;要相信它,因為它絕非廢物,它可以被時代注入新的元素而煥發青春。世上往往沒有廢物,廢物很可能是被放錯地方的能源。

責任編輯:劉策
国产性色惰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