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網首頁>>
最高法發布行政賠償案件參考案例
違法征地行政賠償不得少于安置補償
發布時間:2022-03-22 16:14 星期二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網

□ 法治日報全媒體記者 張晨

最高人民法院3月21日發布9件行政賠償案件參考案例,涉及多個地方行政機關。這些參考案例中,人民法院通過賠償方式、項目、數額等方面定分止爭,實質化解行政賠償爭議,保障賠償請求人獲得行政賠償的權利,監督行政機關依法履行行政賠償義務。

“不予賠償”屬于受案范圍

在馬某某訴某區人民政府行政賠償案中,馬某某認為某區人民政府及相關部門對其實施限制人身自由并造成損害,向某區人民政府提交行政賠償申請書。某區人民政府作出告知書,告知馬某某所提供的材料不能證明該區人民政府存在限制其人身自由的違法行為,故該區人民政府不是行政賠償義務機關。馬某某不服向某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本案訴訟,請求確認某區人民政府在法定時間內未作出賠償決定違法,并賠償損失18萬余元。一審法院以本案未經確認違法即要求賠償不符合法定起訴條件為由裁定駁回起訴,二審法院則以不予作出賠償決定行為系程序性行為,不對馬某某權利義務產生實際影響為由裁定維持一審裁定。馬某某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請再審。

最高法經審理認為,馬某某就賠償問題向某區人民政府請求先行處理并由某區人民政府作出決定不予賠償的告知書。依據新修訂的國家賠償法第十四條第二款規定,賠償請求人對該不予賠償決定告知書不服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人民法院受理本案后,依法應當對某區人民政府和馬某某之間的行政賠償爭議進行審理。

明確違法征收征用賠償額度

違法征收征用土地、房屋,人民法院判決給予被征收人的行政賠償,不得少于被征收人依法應當獲得的安置補償權益。范某某訴某區人民政府強制拆除房屋及行政賠償案明確了這一原則。

在這起案件中,2011年1月,某區人民政府在未與范某某就補償安置達成協議、未經批準征用土地的人民政府作出安置補償裁決的情況下,將范某某位于征收范圍內的集體土地上的房屋拆除,人民法院生效判決確認拆除行為違法。范某某依法提起本案訴訟請求賠償。一、二審法院判決某區人民政府以決定賠償時的市場評估價格予以賠償。某區人民政府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請再審。最高人民法院經審查認為,行政機關違法強制拆除房屋的,被征收人獲得的行政賠償數額不應低于賠償時被征收房屋的市場價格。否則,不僅有失公平而且有縱容行政機關違法之嫌。因此,在違法強制拆除房屋的情形下,人民法院以決定賠償時的市場評估價格對被征收人予以行政賠償,符合房屋征收補償的立法目的。

在李某某訴某縣人民政府及縣林業局林業行政賠償案中,人民法院明確,由于第三人提供虛假材料,導致行政機關作出的行政行為違法,造成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損害的,人民法院應當根據違法行政行為在損害發生和結果中的作用大小,確定行政機關承擔相應的行政賠償責任。

此外,財產損害賠償中,損害發生時該財產的市場價格不足以彌補受害人損失的,可以采用其他合理方式計算。這是易某某訴某區人民政府房屋強拆行政賠償案的創新。

界定國賠“直接損失”范圍

在魏某某訴某區人民政府行政賠償案中,最高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基于司法最終原則,人民法院對行政賠償之訴應當依法受理并作出明確而具體的賠償判決,以保護賠償請求人的合法權益,實質解決行政爭議,原則上不應再判決由賠償義務機關先行作出賠償決定,使賠償爭議又回到行政途徑,增加當事人的訴累。

周某某訴某經濟技術開發區管理委員會拆遷行政賠償案明確,通過行政補償程序依法應當獲得的獎勵、補貼等以及對財產造成的其他實際損失屬于直接損失。

周某某在某自然村集體土地上擁有房屋兩處,該村于2010年起開始實施農房拆遷改造。因未能與周某某達成安置補償協議,2012年3月,拆遷辦組織人員將涉案建筑強制拆除。周某某不服訴至法院,請求判令某經濟技術開發區管理委員會對其安置賠償人民幣800萬余元。一、二審法院認為,涉案房屋已被拆除且無法再行評估,當事人雙方對建筑面積、附屬物等亦無異議,從有利于周某某的利益出發,可參照有關規定并按照被拆除農房的重置價格計算涉案房屋的賠償金,遂判決某經濟技術開發區管理委員會賠償周某某49萬余元,駁回其他訴訟請求。周某某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請再審。

最高法經審理認為,為了最大程度地發揮國家賠償法維護和救濟受害行政相對人合法權益的功能與作用,對該法第三十六條中關于賠償損失范圍之“直接損失”的理解,不僅包括既得財產利益的損失,還應當包括雖非既得但又必然可得的如應享有的農房拆遷安置補償權益等財產利益損失。本案中,如果沒有某經濟技術開發區管理委員會違法強拆行為的介入,周某某是可以通過拆遷安置補償程序依法獲得相應補償的,故這部分利益屬于必然可得利益,應當納入國家賠償法規定的“直接損失”范圍。

責任編輯:張美欣
国产性色惰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