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網首頁>>
狄仁杰與《謝死表》
發布時間:2022-03-23 16:51 星期三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網

□ 胡藝

很多人將狄仁杰稱為“中國福爾摩斯”或者“中國007”。但不同于福爾摩斯和007是文學作品中的虛構人物,狄仁杰確有其人,而且確有其事。狄仁杰(630年-700年),字懷英,并州太原(今山西太原)人。貞觀四年(630年)出生于官宦世家,祖父狄孝緒,貞觀年間為尚書左丞,父親狄知遜,曾任夔州長史。從26歲入仕為官的35年間,狄仁杰直言敢諫,雖說不是平步青云,卻也是有驚無險,但天授二年(691年),一場災禍從天而降。

《舊唐書》關于來俊臣構陷狄仁杰謀反的這段描寫不可謂不精彩!這段情節的驚險刺激程度不亞于諜戰片。天授二年九月,狄仁杰升任地官侍郎(戶部侍郎)、判尚書、同鳳閣(中書?。[臺(門下?。┢秸率?。武則天對他說:“你在汝南的時候,表現得很不錯,但是你想知道有誰在背后詆毀你嗎?”狄仁杰連忙表示拒絕:“陛下認為臣有過失的地方,臣應當改正,陛下如果認為臣沒有過失,那是臣的幸運。臣不知道是誰在詆毀我,還能和他做朋友,所以臣不想知道?!蔽鋭t天大為贊嘆。

誰知沒多久,來俊臣誣告構陷狄仁杰謀反,狄仁杰被捕入獄。當時的規定是,如果第一次審訊就承認,可以免于一死。來俊臣之所以被稱為酷吏,除了喜歡誣告,更在于他喜歡動用酷刑。在他的酷刑之下,基本沒有人能逃出生天。他一上來就準備給狄仁杰動刑讓他招供,誰知道他一問:“你……”狄仁杰馬上說:“是的,我謀反了!”但是狄仁杰話鋒一轉:“當今皇帝以周代唐,普天之下,萬物唯心,我是李唐舊臣,自然要忠于舊主。謀反是事實?!眮砜〕伎此@副態度,倒是沒有為難他。閻王好見,小鬼難纏,來俊臣走了之后,判官王德壽又來刁難他:“尚書已經招供,死罪肯定能免,但是我想升個官,您這點事還不夠,尚書能攀咬楊執柔嗎?”狄仁杰問他:“為什么平白無故牽扯上他?”王德壽替他想好了口供:“尚書當春官的時候,楊執柔是你的司員外郎,就從這時候說他也參與謀反就行?!钡胰式軕嵟卣f:“皇天后土,你居然讓我干這種事?!”繼而以頭撞柱,血流滿面。王德壽見狀害怕地跑了。

因為狄仁杰承認了謀反,大局已定,來俊臣就放松了對他的戒備。狄仁杰求獄警給他筆硯,他把被頭的帛布撕下來,在上面寫了申冤的信,藏在自己的厚棉衣里。然后對王德壽說:“現在太熱了,麻煩你把這個給我的家人,讓他們給我改薄點?!蓖醯聣垡矝]細看,就給了狄仁杰的兒子狄光遠。狄光遠也很聰明,知道事有蹊蹺,父親斷不會無緣無故在此時送來棉衣,收到信后立即上告武則天。武則天看了信后即刻召見來俊臣,問他狄仁杰的情況。來俊臣心知有變,但作為一個叱咤風云的人物,他倒也臨危不亂:“狄仁杰入獄之后,我以禮相待,未動用大刑,連他的冠帶都未去除,每天能吃能睡的。如果他不是真的有罪,怎么會自己認罪呢?”

以武則天的性格,自然不會只聽一面之詞,定會派人去獄中查看。來俊臣算準了這一切,回去之后馬上讓王德壽給狄仁杰穿戴整齊去見武則天的使者。這還沒完,來俊臣心想要坐實狄仁杰謀反,只有口供還不夠,最好能把這辦成狄仁杰畏罪自殺的鐵案,于是他讓王德壽模仿狄仁杰的筆跡寫了一封《謝死表》,并把這封《謝死表》交給前來的使者。不承想弄巧成拙,武則天與狄仁杰君臣數十年,豈能不知他的為人,又豈能不知道來俊臣的手段,當即召狄仁杰面圣。武則天問狄仁杰:“你為什么要承認謀反?”狄仁杰無奈道:“如果我不承認謀反,早就死在來俊臣的鞭笞之下了?!蔽鋭t天繼而問道:“那你為什么要寫《謝死表》呢?”狄仁杰一臉蒙:“我沒寫過這篇表??!”武則天和狄仁杰看了這篇表之后,一比對字跡,就發現是偽造的,于是,狄仁杰死罪得免,被貶為彭澤縣令。武承嗣多次奏請殺死狄仁杰,都被武則天駁回了。從結果來看,明明是冤案的受害人卻被貶為縣令,明明是誣告構陷的施害人卻未被追究任何責任,也可以說是非常微妙了。

萬歲通天二年(697年),武氏諸王與太平公主等趁機揭露來俊臣種種罪行。來俊臣被判為謀叛罪,武則天下令在人眾集聚的鬧市,對來俊臣執行死刑,登記并沒收其家產,將其酷吏黨徒全部流放嶺南,延續14年之久的恐怖“酷吏政治”宣告結束。

可能在以往的影視作品中,武則天實行殘暴的“酷吏政治”的形象讓人印象深刻,但是縱觀她從參與朝政到“神龍政變”退位,也只是在臨朝稱制之初和稱帝之初這兩個時間段重用過酷吏。光宅元年(684年),武則天臨朝稱制,不久,徐敬業打著匡復李氏王朝的旗號,在揚州起兵,自稱上將。僅半個月時間,徐敬業就募集了10萬兵馬,這次起兵雖然很快被平定,但隱藏的反對派仍有很大的勢力。由于這些人尚未起兵造反,不能用大軍征討,只能用殘暴酷烈的官吏加以懲治。武則天便改變了以往對酷吏的態度,開始扶持酷吏,大開告密之門。這些做法,沉重地打擊了武則天的反對派,幫她清除了很多政敵,為武則天改朝換代、鞏固政權掃除了障礙。但是作為工具人,當政權進入正軌之后,酷吏們就被棄如敝屣了。政局穩定之后,武則天立即改變了對酷吏的態度,由重用變為抑制。隨著武則天態度的轉變,酷吏很快走上了消亡的道路。

(文章節選自胡藝《案卷里的唐朝法律故事》,中國法制出版社出版)

責任編輯:劉策
国产性色惰视频